音樂毛毛蟲

關於部落格
只想天真浪漫過日子的毛毛蟲~~
  • 1620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穿越感性哀傷

原本以為爸爸離開,我會如釋重負般的開心,
誰曉得,才一天,心情...就開始七上八下,
好擔心他的身體,一個快80歲的老男人,
旅行對他而言,多少會造成體力上的負荷,
加上氣喘病併發重感冒,真害怕他坐飛機時一口氣呼不上來...................
憂愁的黑影佈滿整個腦袋,幾乎讓情緒快要決堤。

正當我為爸爸操煩之際,當夜媽媽從美國來電給我,
以前,我總是帶著同理心和耐心聽她吐苦水、當她的垃圾桶,但是今天例外,
因為對爸爸處境的同情,轉而對她產生細微憤怒情緒,
語氣中不自覺透露不悅的氣氛,
為了逃避我的冷淡,媽媽匆匆找了藉口便掛上電話。

五、六年來我經常處在矛盾狀態。
因為同情媽媽,我的內心十分『嫌惡』爸爸,
這股非客觀的眼光常常蒙蔽我去『看見』爸爸的實相。
可沒想到有一天我會回過頭來,為了爸爸轉而討厭媽媽。
流浪在爸媽之間,我的心愈來愈疲憊、也愈來愈沮喪。

愛、嫌惡(恨)是一體兩面吧。
多年來,我一直活在厭惡爸爸的思緒中,甚至不願承認我是愛他的。
曾經,多麼期待他給予我疼愛和肯定的眼光,希望他能體會我堅強背後脆弱的內在,
結果總是落空,或許因此,恨意悄然升起,取代原本愛的位置。
在缺乏互信的基礎下,過去這幾年,我們迷失在表面無焦點的爭吵旋渦,
而隱藏在背後的動機其實都起因於同樣理由~渴望愛、肯定與尊重。

透過自我覺察的練習,好不容易在多年後的今天,我終於體認到這個真相。
與其說我是同情媽媽,不如說我是為自己哀傷,
看似媽媽的不滿,成為我與爸爸之間的導火線,但其實是我選擇跳入這場戰爭。
帶著怨恨的成見,使我拒絕看到爸爸的侷限,
拒絕接納他永遠不可能會為任何人改變的事實。

藉著覺察的眼,我看到自己內在的孩子,一個極切渴望父親肯定與疼愛的小孩,
她仍躲在成熟外表的陰影背後,不曾離去。
我開始明白,既然我是如此,爸爸同樣也會有這樣的一面吧,
我告訴自己:他不是不愛你,是沒有能力達到我的期望。
當我慢慢放下對爸爸角色的期待,內心便有了空間去理解他的苦痛。
因為無意識中對尊嚴的執著,令爸爸鎖在一個單一世界看事情,
裏面的善惡規則,都繞著面子打轉。
缺乏客觀思惟,人是無法彈性面對世界,種種誤解由此而生,苦難也隨之而來。

爸爸第二個苦痛~老年恐懼症。
老年是一個看似遙遠,卻又是人不停前往的一條道路。
雖然心理上人們不斷抗拒老化,
但無論多麼努力,頂多也只是延緩身理老化的事實。
對精力旺盛的年輕人或值壯年的中年人來說,
『老年』,應是難以理解又不願碰觸的尷尬話題吧。
當身體逐漸衰敗虛弱,情感上同時也會變得脆弱,
依賴、多愁、敏感、多疑等負向特質逐一浮現,
隨時間的發酵,一個過去不曾顯現的人會從身軀裏蹦出來,
速度之快、變化之大是十分驚人的。
這就是爸爸的現狀,但過去幾年我一直有意無意地忽視他的脆弱面,
一如他長久來忽略我的需求,這...就是『冤冤相報』吧~~
只是我從未領略報復快感,反而深陷如牢獄般泥沼之中。

遇上苦痛,人的第一個念頭是『逃避』,我也不例外。
隨年齡增長,逃避的手段日益高明,高明到難以察覺。
於是逃避成為解脫的代名詞,我們總是漠視心底如火山般的騷動,
轉而向外追求,所有活動,都可能成為逃避痛苦不安的工具。
但痛苦,從不曾因此消失,只是被鎖到心底深處的陰影面,等待一觸即發的機會。
以否認、逃避的態度對待痛苦,只為更巨大的痛苦埋下無數的因緣。

解脫、煩惱,是同一件事情。
想解脫,就要從煩惱下手,所有心靈導師均如斯說。

苦難降臨往往是接二連三,它不允許人有任何喘息逃避的空間,
往好處想,是為了引爆最深層的苦痛,令人升起最大的覺醒力量,
覺醒,意味著清楚看著自我的脆弱面,不再急著掩飾、甚至偽裝堅強。
清楚地面對自我的無助,而不期望情境改變,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。
面對逆境,情緒總時好時壞,上一刻還覺得自己很陽光,看事情既深入又正向,
但過不久,又變成一個愛碎碎念的人,嚴重時宛如身處在地獄一般。
擺盪天堂與地獄之間,有時甚至會懷疑我是不是接近精神分裂的狀態?

到底要如何穿越這股哀傷呢?
【不逃避的智慧】一書作者佩瑪說:泡一杯哀傷與大日如來的茶吧~
看著哀傷升起而不逃避、不閃躲,同時不帶任何評斷,
再將大日如來的智慧與溫柔放在心中,終有一日會蘊釀出一杯醇美的茶。
我如斯希望,能早日喝到這杯茶~~~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