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樂毛毛蟲

關於部落格
只想天真浪漫過日子的毛毛蟲~~
  • 1623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我從『巴庫拉斯』歸來

第一次聽聞巴庫拉斯,
覺得好饒舌還誤念成『酷斯拉』。
後來老五民宿的盧先生說那兒很原始,
原始到沒電,
一聽到這兒心想非去瞧瞧不可,
於是有了這次體驗。

入山前,
農場主人宋賢明先生帶我們去採買糧食,
我們趁機小遊水里傳統市場,真是好開心,
打小最喜歡傳統市場的氣味,一攤貼著一攤,
上面放著五花八門各式各樣的菜類和水果,
未經包裝的蔬果看起來生機勃勃,
而店家臉上大多堆滿親切笑容,
冬天陽光撒入其間,散發出溫暖氣息。

從老五民宿到巴庫拉斯約莫一個半小時車程,
距離並不遠,但因台16線進入地利村後半段狀況很差,
路窄、彎陡,加上部份沙石鋪面,路程走來十分顛簸。
這樣路面一般驕車很容易打滑,惟四輪傳動車方可通行。

《更多照片,請至相簿欣賞》

一路搖搖晃晃,
最後經過一段丹大溪河谷終於抵達目的地。
宋先生一人身兼數職,
司機、嚮導、廚師,真是能幹!
一下車他就忙著張羅午餐,
我們四處閒逛照相。
巴庫拉斯是布農族語,
意指河岸平坦之地,
此河是濁水溪上游-丹大溪。
宋先生說因不方便,
農場內每一物都是就地取材,
當地地質均以板岩構成,所以每張桌子都是宋先生,
親駕怪手從河床運送進來,再加以琢磨而成;
而椅子則是從河床撿回來的漂流木。
最具特色的石板屋,則是請布農族的師傅按古法完成。
古作法是以石板一塊一塊修平堆砌起來,
功夫就在縫隙大小,愈細微者愈穩固。
這座外表不起眼的板屋,居然能安然逃過九二一的魔掌。
據宋太太說,現在能不摻水泥填入縫隙來蓋石板屋者,
布農族部落裏僅剩一位老人,也許...很快就會失傳。

午後,我們展開第一次溯溪之旅。
剛開始我一直嚷嚷會不會難以負荷(愛來又怕),
對我這終日鎮坐辦公椅的都市人來說,想像中溯溪很困難,
於是宋先生引領我們去門前的茂溪小暖身一下。
茂溪屬小支溪水,水流量不同於主河流,
在這個季節,水深平均達小腿部,頂多及膝,走來全不費力。
溯溪鞋外表看起來普通,一旦踏入河谷地形優勢立即展現,
像菜瓜步的鞋底在水中十分具有抓地力,
難得可以在河流中走來走去,拍照的視角也因此變得寬廣,
我高興的像個孩子。

單趟15分鐘路程我們花了一倍時間,
宋先生詳細介紹兩側的生態,
竹節草、山肉桂、山豬與山羊蹄印一一躍入眼目,
好嚮導能煥醒觀者沈睡的視覺與聽覺,
感官鈍化的都市人,需要安靜與指引,
才能看見、聽到平常不熟悉的草木與獸鳥;
同時述說之際我們也感染到他對這塊土地的熱情,
所見所聞變得既鮮明又美麗。
因為安靜,身體慢慢放鬆,思慮跟著漸漸澄明。
唯一不變的是不靈活的身體,
山林中更顯笨拙,老是不聽大腦指揮。
宋先生說:因為人煙稀少,沒有生態復育問題,
每年春暖的三、四月夜晚,螢火蟲穿梭溪谷的景象,
宛如天上銀河般耀眼,只是近在眼前的美景更為動人。

走完這段休息一會兒,我們接著往下走到丹大溪河床,
冬天傍晚進入黑夜得早,山林因光線微弱呈矇矓影像,
拍個幾張照片我就放棄,準備隔天再試。

夜幕開啟,令我難忘的晚餐上場。
主餐是:巴庫拉斯岩燒豬肉+火鍋。
宋先生熟練地劈材生火,
然後將洗好的板岩放置鐵架上預熱,十分鐘搞定一切。
接著『點燈』,我們見識到以電石發電棒的電燈,
這個神奇的燈,燈火看起來小小的,
卻能照亮黑漆漆的夜晚,而且可以持續3-6小時。
其實這裏主要仍是使用柴油來發電並燒熱水,
可是發電機聲響實在擾人,通常只有晚上使用,
於入睡前再關閉。

等了三十分鐘,我們的晚餐終於搬上石板桌,
熱騰騰的火鍋看起來好好吃,
喝熱湯我最拿手,可是後來有點後悔,
被湯稱滿的肚子,那來多餘的空間裝美味豬肉?
宋先生將烤好的肉剪成細條狀,
然後用新鮮高山高麗菜包裹起來,
記得第一口咬下的滋味,我立刻大聲叫說:好好吃,怎會?
肥肉Q而不膩,瘦肉緊實有嚼勁,味道簡單有淡淡豬肉香氣,
加上高麗菜的甜味,真是鮮美極了~
後來得知作法就更為訝異,豬肉僅用鹽和大蒜小醃一會兒,
居然能烤出如此美味,宋先生認為原因除食材新鮮外,
主要還是板岩的神奇魔力,我心裏想應該還要再加上一項~
飲食環境,有山林環繞、星空作伴的氣氛,
才最是特別的情緒佐料。

飽足的身體,放鬆的心靈,我帶著幸福的心情準備睡覺去。
沒有發電機的轟隆隆聲,溪水奔流聲馬上取而代之,
還好平時早已被都市車水馬龍聲訓練有術,
再大的聲音也不能干擾我睡眠,躺下去五分鐘隨即入夢。

第二天,酷哥、黑妞兩隻黑狗兒的吠聲將我喚醒,
早餐後,我們再度出發溯溪去~

早上光線射入河谷,彷彿注入一股生命力,
色彩截然不同於傍晚的陰沈。
丹大溪的河床十分平坦,
我們往上游約走一個多小時都無陡坡。
因正逢冬季枯水期,河水減去大半,
我們才有機會在水裏穿梭來去。
為了適應水性,剛開始先從膝蓋以下的水深練習,
順著水流往去的方向前進,幾回下來膽子練了起了,
就比較不會緊張,只要腳愈不費力去抵抗水流,走得愈穩,
宋先生說:還要注意觀察水流速度,跟著節奏走,
有時在流速快的河流,走太慢反而會容易失去重心。
為了安全,大部份時候我們三人手腕著手一起走,
兩個多小時走完這一趟,已經溼到大腿上部,
這樣的接觸,好像走進河流裏與它對話,
藉由感受水的溫度、力道,傾聽它對人類訴說的話語。

也許是季節的關係,樹木凋零枯黃,河床四周顯得有些蒼涼;
也許是大地的吶喊,每經一次颱風暴雨洗禮,
兩岸岩石就要崩落一次,水庫洩洪泥沙跟著淤積,
所以,河床一年比一年堆高,河道也愈來愈窄小,
於是,河床、河岸有著來不及整理的狼狽模樣。
宋先生說,原本有些很壯觀的岩壁景觀,
譬如:大象石,都逐漸消失於一次次的崩落中。
惋惜不曾目睹它以往風采,也難過未來它可能面臨的磨難。
不知道,人的謙卑與尊重來不來得及挽回它的心?
我如斯祈禱~~

來山林一回,我帶著一點點苦澀心情歸來,
尊重生命不再是標語,已深植我內在意識,
烙印到每個呼吸瞬間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